bet36体育在线-【唯一授权牌照】@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公共资源交易 > 住房保障 > 棚户区改造 > 正文内容

搬迁故事:老106大院和新象山书院

来源:李杨作者:发布时间:2020-05-22 10:05 浏览次数: 次 【字体:
  2000年,千禧年。当举国上下都在琢磨着如何庆祝这个吉祥之年时,我们一家也用告别和开始,向这个新时代交了一份自己的答卷。那年暑假的某个清晨,大货车拉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全部家当,摇摇晃晃地从位于上饶市沙溪镇的赣东北地质大队出发,一路走走停停颠簸了4个小时,终于来到了320国道边的106分队大院。货车吱吱呀呀地左拐进院门,我在满是灰尘的车窗上擦出块空白,眯着眼看出去,大门右侧的红瓷板墙上挂着一块大理石招牌“赣东北地质大队一0六分队”,还是熟悉的名称,却是不同的景致,心中有落寞有迷惘,当然还有期待。货车缓慢滑下泥泞的大坡,从两排法国梧桐中钻过,枝头的阳光打在玻璃上星星点点,恍惚间,我仿佛从童年走向了少年。
安 家
?
  可以说,地质人最熟悉的事就是搬家。早些年,为了给国家寻找优质的矿藏,一代又一代的地质人驮着简单的家用物什,领着一家老小,沿着山川安营扎寨,住过山区老乡家里,更住过深山炸药库旁。他们常年背井离乡,坚守着责任和使命,奉献着如火的青春。到我这一辈,高科技手段逐步引进,人们才慢慢安定下来,有了平地群居的小院子。我印象中的“家”,就从这里开始。童年十年,在鸽子笼般的单位平房里住着,从来也没觉得房子小,反而有着随时出门跟小伙伴撒欢的方便,以至于听说要搬来贵溪时,心中嘀咕:楼房该有多憋屈!
现实是,这句话在看见房子内部的那一刹那,硬生生被吞了回去。说来可笑,当时竟还有些大开眼界之感。76平米的房子,足足比之前的小平房大一倍,卧室有2个,还有卫生间,有阳台,有客厅饭厅······,房内粉饰一新,顶上挂着造型别致的水晶灯,地上铺着瓷板,卫生间有面可以照全身的大镜子,还有洁白的瓷卫浴用品。我站在属于自己的小房间内,激动的有些无所适从,耳边传来鸟鸣打断了我的懵,我赶忙又跑去打开阳台的窗户。一片翠青闯入了我的视界,我惊喜地发现,窗外50米处就是香樟林,100米处就是象山公园,闭上眼睛就能感受到风从山后吹来,饱含着山泉的湿润,夹杂着草木的清新,妙不可言。家里的长辈们忙着把家具腾进来,我跟在他们身后,在楼梯上跑上跑下,一派迎接新生活的忙碌与喜悦。
  那年的春节,为庆祝乔迁新居,一大家人都相聚于此,大人小孩在新房里胡吃海喝,笑着闹着。大年初一,我们特意拍了一张全家福,至今还端正挂在客厅的正中央。
?
求 学
  从小到大,我的“求学之路”都非常“短”。来106分队之后,我每天更是只需走300米。形象的说,我站在家里的窗口,就能看得到教室的窗口;学校的预备铃响起,我跑过去,老师还没到课堂。我与班上老师、同学们的家也离的近,前面、左边两栋房子里住着我的全部任课老师,楼下的三家孩子都是我的同学。这一点有好,也有不好。学校近,不用过马路,既省脚力又安全;但是遇上考试成绩不理想或者上课捣蛋的情况,父母立马就能知晓,还能趁着饭后散步,跟老师探讨一二。
  学校是典型的“四合院”结构,唯一不同的是有两层。一楼是小学部,二楼是初中部,被教室环在中间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操场,还有两颗梧桐。秋季的大风天,树叶被吹落,厚厚地铺在小操场上,男生们把它当成软垫,开发了摔跤等一系列新活动;女生则挑选喜欢的叶子,画着图案写上诗句,夹在书本里风干做艺术品。初二那年,语文老师让我帮忙打理校“图书馆”,小小的一间屋子内,四面墙都放满了书,微黄的灯光下,书卷散发出油墨与纸张交织的气味,有着能把人拉进历史的魔力。我开始借书。从《聊斋志异》《山海经》,到季羡林先生的《赋得永久的悔》《留德十年》,我贫瘠的知识荒原渐渐变得肥沃,当时还一知半解的书中道理,也成为了我成长的基石。诸如此类的小故事填充着我的记忆,组成了一首少年的歌,歌里有自行车铃的叮当声,有雨打在伞上的滴答声,还有搞怪同学拉长声线的外号声。
  如今,学校已撤消,校园内外杂草丛生,我每次走过,都还能想起身后的同学拍着我的肩膀,又一溜烟跑走时的笑脸;也能想起校门侧边小吃摊前,那些直勾勾盯着零食的小眼神;更能想起校门外梧桐树下,沙子地上刚画好的跳格子被风吹乱······或许,这些美好又特别的时光已经深深烙在了我们这代人的记忆里。
?
传 承
  2015年,我成了自己的小家。同学们也先后结婚,有的住在邻近县城,有的去了远离江西的城市。日子或苦或甜,奋斗或艰辛或顺利,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带着子女回来待上一段时间。用一位同学的话来说,院子里有父母有亲人更有回忆,是斩不断的根,是安心的港湾。2019年,我们干脆把女儿放回106妈妈家带。她也开始和当年的我一样,自然而然地结交起了房前屋后的小朋友,跟他们一起上幼儿园。
  那年初夏,太爷家的园子里结了几个小西瓜,小妞每天都要去看,还为每个西瓜指定了主人,她选了一个最大的,特意交代谁也不许动。没成想,连日的雨让西瓜挨着篱笆的部分生出了霉,上面短短的黑绿毛很扎眼,一向精于打理的太姥发现后把它的茎折断,丢在了菜园里。第二天,小妞在瓜藤上找不见西瓜,急得哇哇大哭。几个月后,太姥重整菜地时,小妞已经从幼儿园学会了不少舞蹈,她站在园子中间,一边讲着西瓜不见的故事,一边绘声绘色地比手画脚。那是一个简单的夏天,我想到的只有泥土、阳光和棉布的味道,平淡又安宁。
从走路到飞奔,再到和一群孩子相约骑车比赛,小妞成长得很快。院子就像一个小圈子,把大人孩子聚在一起,也催生着孩子们的进步。每个傍晚时分,此起彼伏的“某某回家吃饭”声不绝于耳。晚饭后,各家都会带着孩子出来散步,在路上碰见必然要聊上一会儿,上到国家大事,下到鸡毛蒜皮的小事,都能畅所欲言,这也是获得信息的重要时刻。
  如今的小妞,定是不懂什么叫故土情结的,但是她会说某某时刻真有意思,某某游戏真有趣,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,这些散落的记忆碎片能为她照出一道光。
?
离 别
  106要拆迁的故事,有多个版本,从几年前开始,几乎每年都能听到传闻。本着“不信谣,不传谣”的原则,又或许是心中不愿搬离的念头驱使,院里的人们总让这些传闻随风而去。直到今年年初,拆迁的公告贴在了俱乐部侧面的大黑板上。
  拆迁的工作人员进驻指挥部,开始了各项工作。院子里沸腾了。可以说,除了大队文艺汇演,这次是最热闹的。老人们担心经不起折腾,中青年人担心失掉了好环境······众多理由之下,浓浓的故土情结支撑而起,让人一时难以接受。两月之后的一天,我在楼上远眺,发现俱乐部前集结了不少老人,他们搬着凳子,互相整理着装,一派和谐。不一会儿,老人依次落座,原来是准备在老屋前合影留念。集体照结束后,多年的老姐妹更是挽着手臂,搂着腰间亲密合照,现场叽叽喳喳,一片热闹,就像岁月倒流,他们还是曾搬来时的年轻模样。合影结束,人群中走出来一对老夫妻,他们背起了身旁的行囊,与大家挥手一一说着珍重,我才恍然大悟,他们已经签好了协议,选择货币补偿,准备去子女家长住养老。这就意味着,有生之年,老人们见上一面成了难事。刚才的热闹气氛一下子冷了,老夫妻头高举着手,也不回的往前走,众人抹着眼泪往后走,就此分道扬镳。我的鼻子一酸,难离的是故土,更是人情。
  为了支持配合城市总体规划,人们还是陆续签了协议。不舍中值得欣慰的是,3年后,此地将会建成象山书院,而大家所选择的安置房屋就在附近。
  整整二十年,道路两旁的梧桐树经历了多次修剪,却依然枝繁叶茂,而我已迈过了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。褪去了曾经的稚气和懵懂,拓宽了视野和思维,现在的我已不再觉得76平方米的房子大到不可方物,但心底依旧存着那时的惊喜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院子留给我的,是取之不尽的情感源泉,是心安之处,也是归途。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'贵溪市人民政府网站'是否继续?